借阅者说
借阅者说

【借阅者说】一个极简主义者的灵魂自由

【借阅者说·开栏的话】

对于喜欢读书的人来说,阅读就如同行走与呼吸一样自在、自然。阅读,总能让我们与另一个灵魂不期而遇。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都知道要努力为自己争取一些什么,却常常忘了“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”,比如读书。我们特地开辟了【借阅者说】这个专栏,邀请读者写书评,分享阅读体验,推荐优秀图书。当然,“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阅读与写作从来都是个性化的,开设这个栏目只是为了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,也欢迎更多地读者给本栏目来稿。

本期推荐人:阿楠  推荐图书:《瓦尔登湖》(亨利·梭罗)  

推荐者评语:一部自然主义的巅峰之作。诞生于19世纪,却好似为21世纪的我们撰写的。瓦尔登湖,已经成为所有热爱自然、崇尚自由之人的精神家园。

 

一个极简主义者的灵魂自由

 

“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不在自己的应在的位置上,而是在一种非本意所愿的处境中。”(亨利·梭罗《瓦尔登湖》,王家湘译)

这是美国自然主义作家亨利·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里发出的感慨。一百多年过去了,耳边仿佛依然听到这位智者思索的叹息声。从那以后,瓦尔登湖成为无数崇尚自然与自由的人们的灵魂栖息地。1989年,著名诗人海子卧轨自杀,怀抱的正是《瓦尔登湖》。

从哈佛毕业后,梭罗教书、写作、帮助父亲制作铅笔,生活平淡甚至平庸,内心渴望寻找到生活的真意。“我到林中居住,因为我希望生活得从容一些,只面对基本的生活实事,看看是否能够学到生活要教我的东西,而不要等到死之将临时发现自己没有生活过。”(《瓦尔登湖》)??1840年代,亨利?梭罗来到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小城康科德。在那里,在瓦尔登湖畔,他俯仰天地,与风雨声为伴,自己搭建房屋,种植豆子等作物,观察森林与湖水的四季变化……劳动、阅读、思考,过着基本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19世纪的工业文明裹挟着个体生命,滚滚向前。崇尚自然的梭罗希望找寻另一种可能——一种极简的生命形态。“我宁愿坐在一个南瓜上,并且独自拥有它,也不愿意挤坐在一个天鹅绒的垫子上。我宁愿在大地上乘坐空气自由流通的牛车,也不愿意坐在观光的豪华的车厢里,一路呼吸着污浊的空气上天堂。”对于梭罗来说,瓦尔登湖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试验场。隐居湖畔的两年多时间里,梭罗的生活可以说是简单甚至简陋至极。然而,他发现,在这极简生命状态里,心灵却是自由的。内心简单而自由,才能够听得见大自然的天籁。“有时候,我坐在窗前,这些嫩枝冒失地疯长,它们柔弱的关节不堪重负,我会听到一根鲜嫩的树枝突然折断,像把扇子落到地上,而此时连一丝风都没有,是它自身的重量使它折断的。”

瓦尔登湖畔的梭罗很容易令人想起1400多年前的中国诗人陶渊明。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”(《归去来兮辞》)梭罗认为,正是近代工业文明伴随着机车隆隆的轰鸣声,彻底打破了千年以来宁静的生活图景,而这种图景正是《桃花源记》中所描绘的: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”(《桃花源记》)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穿越千年的精神契合!

当然,千余年的时差、完全不同的文明源流也塑造了两个“理想国”的种种不同:桃花源是虚拟的,瓦尔登湖则是实证;桃花源是封闭的,瓦尔登湖则是开放的;桃花源散发着静谧的人文气息,瓦尔登湖则焕发出勃然的自然生气。但是,无论是桃花源还是瓦尔登湖,极简主义生活观都是其中最核心的要义。唯有极简,生命才能达到一种自由的状态。对于梭罗来说,灵魂的自由就是思考的自由、表达的自由、选择的自由。他在瓦尔登湖畔发出了振聋发聩的低吟:

“如果我终生像只蜘蛛一样,被禁闭在阁楼的一角,只要我有思想,对我来说,世界就还是那么大。……灵魂所需的必需品,一件也不需要用钱去买。”

这就是一个极简主义者的醒世恒言!

这是一个物质极其丰腴的世界,但是精神荒漠化似乎成为当下的“时代病”。老子说:“甚爱必大费;多藏必厚亡。”过度追求物质,必然挤压精神的自由空间。或许,我们不可能再像陶渊明那样彻底地“逃离”,但却可以像梭罗这样在某一段时光里过着一种极简的生活,让灵魂彻底地安静下来,听一听自己的呼吸和心跳。

在熙来攘往的尘世,每个人都不可能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,完成了生活实验的梭罗终究还得回去,“又成了文明生活里的匆匆过客”。但是,《瓦尔登湖》留下的极简主义生活观对于后世的警醒从未停止过……

地址:江苏省南通高新区朝霞路86号

苏ICP备11073470号-2  电话: 0513-86510030

版权所有:南通市通州区图书馆